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关于写几篇关于“金工”的文章这件事情。已经构思很久,最后申请了这个公众号。一开始申请的名字是“日本金工”,琢磨着要是哪一天火起来了占点小便宜,可惜审核没过,也好,要是金工写完了,还可以写点其他好玩的东西。玩了这么多年,玩了这么多类,金工是第一个让我决定写点东西的,这是一个令人唏嘘的门类。
 一方面,日本江户时期、明治时期的金属手工艺水准在世界范围内一骑绝尘,这一点,如果有一点初步的了解,即便带着民族情绪、护短心理也会作此评价。另一方面,明治时期的金工又是最后的辉煌,如灿烂的烟火绚烂却又一闪即逝。金工史在最辉煌处戛然而止,此后的金工水平迎来了断崖式的下跌,大正、昭和、平成时代几乎再无金工巨匠。如果将金工师比作繁星,那么在幕末明治时期,金工的夜空璀璨如昼,又在同一时间全部星沉大海。时至今日,无论莳绘也好,根付也好,都还有人能做出像样的作品,可金工作品却已寂寥无声。

      先看这套后藤一乘做的刀装具:圣众来迎图。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大鐔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鐔

    本套图来自根津美术馆、大阪历史博物馆、佐野美术馆三馆合编的《錾之华-光村利藻的刀装具》,可惜的是该书没列明尺寸。该书的很多刀装具图片如果存在“扩大”或者“缩小”的情形,都进行了特别标注。如果认为,未特别标注则是原尺寸的话,则小鐔直径约为95mm,大鐔为108mm。根据其他书小鐔、大鐔的一般尺寸,小鐔直径约70mm,大鐔直径约80mm。我认为前者更有参考意义。而且我猜测鐔的背面也有是满工,只是暂无缘证实。下面看一些细节图。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大鐔细节图(一)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大鐔细节图(二),龙首只是一个细节,但龙的眼耳口鼻眉须角都一丝不苟。此外,通过刻画翻卷的布,以及飘曳的珠帘,幡幢在风中翩跹的姿态被准确的捕捉并呈现。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大鐔细节图(三)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大鐔细节图(四)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大鐔细节图(五)所有的金粒和银粒采用了镶嵌工艺,立体感和质感都强于鎏金工艺。银粒还根据不同的位置,打磨成了不同的大小。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大鐔细节图(七)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鐔细节图(一)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鐔细节图(二)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鐔细节图(三)鼓上三处金镶嵌,菩萨挂的饰物,细节表现上可谓不遗余力。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鐔细节图(四)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鐔细节图(五)让人心满意足的黄金大鼓。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鐔细节图(六)又是一处动态的捕捉,飘落的叶和飞扬的帘表现出无形的风。应是有意,大小鐔都有风入。小鐔细节图(六)又是一处动态的捕捉,飘落的叶和飞扬的帘表现出无形的风。应是有意,大小鐔都有风入,作者的巧思配上众菩萨的“乐器演奏”,两片刀鐔满是静物却有了灵动。

   此套刀装具总共刻画了十五位菩萨,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是传世的名作,将其全部集中则有令人眩晕的冲击感。刀鐔几乎用尽了日本金工的工艺和材质,锄下雕、鱼子地、高肉镶嵌、高雕、金、赤铜、绯铜、银。本作也被列为“日本国指定重要文化财”。附上刀装具的其他部分: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小柄,绯铜(又称真输)底,鱼子地,赤铜高肉镶嵌,金高肉镶嵌。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头、缘)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目贯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目贯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左二为一对,右二为一对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介绍一下作者,后藤一乘。

     后藤家族是名副其实的金工世家,后藤一乘往前推十三代都是金工师,往下数还有三代,四百多年间多年间一直从事刀装具的制作。后藤家族之于金工界犹如少林寺之于武林,他们分支出去的一些人都自成了一派,比如横谷一派,横谷又有无数令人头晕的分支,就暂时按住不表了。后藤一乘这一代的“掌门人”十四代目并不是他,而是后藤桂乘,后藤一乘只是后藤八郎兵卫家的六代目,但是从目前搜集来的消息来看,后藤一乘名气实在是大太多。幕末的金工师数量之多水平之高,如同群星闪耀,而其中最耀眼的两颗,一位是后藤一乘,另一位是加纳夏雄。加纳夏雄要是我能坚持写两三篇,不可能绕得开他。后藤一乘不仅在高手如云的后藤家族和幕末明治时期脱颖而出,还培养了诸如后藤显乘(儿子)、中川一匠、船田一琴、荒木东明、和田一真等众多大名家。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後藤七郎右衛門重乗的次子,寛政三年(1791)三月三日生于京都室町頭木的下町,其母是二条家臣、野间氏之女。其兄弟有光熙、光覧,皆为巧手工匠。二岁(一说九岁)时被同姓的八郎兵衛谦乗讨为养子。十一岁起师从半左衞门亀乘學藝,文化二年由于养父谦乘病逝,十五岁时便继承家业,成为八郎兵衛家的第六代当家,自称光貨。文化八年(1811)二十一岁时改名光行,并代理其江户宗家、四郎兵衞家在京都的副业,包括大判(旧时货币)的墨书改版、金属砝码的制作等业务。又于文政七年(1824)改名为光代。同时执行光格帝所用太刀的配饰制作,并于同年十二月就任寺院法橋之位,以此为契机自称一乘,名曰一乘光代,时年三十四岁。

   嘉永四年(1851)十二月受幕府之邀,离京前往江户,临时居住在芝新钱座,受赏家臣千人,文久元年移居浅草猿屋町。文久二年(1862)夏,受皇室御命赶赴京都,监制孝明帝御用太刀的外饰部分,因製作有功,文久三年受封寺院法眼之位,是年七十三岁。庆应二年,將江户幕府的御用品制作之業转交其子光信监制,明治元年受宫廷恩典,终生享年俸白米十俵。

   经营一乘細工所,培养了众多的优秀弟子。现存的国家重要文化财产指定品等力作数量可观。是日本雕金界后期的杰出代表。一乘一生婚娶三次,育有二男五女。家业由次男光申(同光信、光来、顕乘)继承。业余爱好绘画、俳谐、和歌等也小有成就,是当时一流的文化名人。明治维新后,在京都的室町頭木下町地区,受京都府知事任命,管理劝业场,同样頗有作為。曾用过伯应的名号。晚年添加刻名:寿翁、喜寿翁、久久翁等。还用过一意、梦庵等名称。明治九年十月十七日在家中去世,享年八十六岁。

   后藤家历代都葬于京都紫野的知足山常德寺。戒名:光代院一乘日敬居士。住山城国京都。”

   所以,后藤一乘这一生用过的马甲有:光貨、光行、光代、一乘、伯应、寿翁、喜寿翁、久久翁、一意、梦庵......

而这套装具后藤一乘应是制作于1824年,即是他任寺院法桥之际,落款用上了后藤、一乘、光代、法桥,再加上花押,就他自己看来也是得意之作了吧。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另外一个侧面,根津博物馆收藏了1200余件刀具,是日本最大的刀具博物馆。其创始人根津嘉一郎当年从印刷实业家、大收藏家光村利藻的手上购入了大量的刀具。而光村利藻自己也编纂过刀具方面的书《錾延花》。虽然光村利藻有很多后藤一乘的作品,但是他却选择了别人家(近江的素封家)的这套藏品作为第一卷的卷头,足见光村利藻对本作的推崇。本期到此结束,下一期继续介绍后藤一乘。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油豪的小屋):日本金工赏析-后藤一乘(一)

本页关键字:|日本|本金|金工|工赏|赏析|析后|后藤|藤一|一乘|乘(|(一|一)|)|

赞 (0) 打赏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门推荐

    加载中…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