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6月中旬,杨福音的新作摩展在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130余幅新作,从便签纸上的山水小品,到《无尽藏》长卷、立幅山水,形式多样。杨福音一改传统水墨山水技法,以油画刮刀代替毛笔,结合前期的作底、晕染演绎出一派新的气象。杨福音以他77岁的高龄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生命力,不论是画里的新气象,还是画作的高产出,都是让人心生敬意。继去年湖南省博物馆“欢无极”之后,雅昌艺术网和艺术头条再次拜访了这位爱穿老头衫、一口长沙话的老人,听他讲述他的创作与人生。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展览开幕现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手卷《无尽藏》

此次展览新作的亮点在于用油画刮刀,以刀代笔。这种想法的产生,在杨福音的讲述中,是一次“偶得”。2018年冬天,“双来书屋”的梅花开了,煞是好看。杨福音顺手拿起桌案上的一把刮刀,画了两幅梅花,感觉不错。这把刮刀是画油画的儿媳妇留下的。不久后,他接到了女儿杨燕来的电话:“书画院拟办老先生画展。可寄画两张过去,雪来就吾近作刮刀梅花挑两帧拍照发给燕来。她说特别喜欢,又说是否可以用刮刀画山水?吾说改日一试。戊戌寒冬-终日飞雪。”这一试,便有了这一批山水画。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用刮刀创作的山水画细节图

这样轻描淡写的描述,也同样出现在反线描与丢掉毛毡的记录中。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有一个顿悟,那时想画大画,请广州石化的朋友帮忙,他们开车送我去从化,在税务局招待所住下。第一天,我在地上铺了张丈二宣,笔一下去,就觉得没味,不想再画了...第二天,我又放了张丈二宣在地上,想画张好画。笔下到纸上,又不行。...心想明天再试试,若仍不行,叫朋友接我回去算了。第三天,心里没有想法了,人也就轻松了。说来真怪,笔一下去,就让我激动兴奋,好像已完全与习惯用笔不同,这些年在广州苦苦追求的线描,终于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努力保持当时的状态,画了七个女子,题上‘国色天香’回家。顺着这个路子又画了半年,带上新画去北京中国美术馆办个人画展。”

这就是杨福音有名的“反线描”。从那时起,线条有了独立的审美价值,他画的山水不再使用传统的皴法,而用看似随意的线条描绘;画的裸女用线条概括,成了有抽象意味的符号。虽然在手法上保留了一切水墨画的传统元素,杨福音的画开始不那么“传统”,有了现代艺术的味道。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作品图

2003年,杨福音又一次“偶然”有了新发现

“记得在大塘,日日作画,偌大一块毡子,日日不得干,生出朵朵霉点,甚是败兴。那日,一气之下,偶然撤去毡子,就在桌上画起来,歪打正着,收到意外效果。从此,作画不再用毡子,工具简化,画风为之一变。后来查资料,古人作画也不用毡子,这个用毛毡的习惯,不知始自何时?”

丢掉毛毡让杨福音直言“忽然就找到了中西神交的办法。”从那以后,他作画不再用毛毡,直接先用淡墨调出一层灰色的底,再开始作画,一直延续到现在。

一次“偶得”是运气,多次“偶得”的背后一定是勤奋。

杨福音出生于1942年,在家中六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杨福音出生书香门第,父母都出生在大户人家,杨福音奶奶的爷爷做过光绪的先生。父亲杨导宏爱好读书画画,毕业于上海美专,当时的校长是刘海粟,潘玉良给他们上过课,1937年在西安就举办过个人画展。母亲也是一位山水画家,一直画到90多岁去世。

受家庭影响,杨福音五岁开始画画,用的是石板石笔。十八岁在读长沙师范时,应《长沙日报》美术编辑刘左钧先生之约,为长篇小说《枯木逢春》做插图,一周一幅。这也是他首次发表作品。长沙师范毕业后,杨福音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政教系。因为想学美术,杨福音转而申请去教小学,边工作边坚持创作,准备报考中央美院。

“白天要上班,晚上又要备课、改作文,所有的工作完成之后才能画画,每天搞到两三点才能睡觉。”在杨福音绘画路上,爱人肖存玉是他所有努力的见证者:“没有进湖南画院的时候,我发现他很苦恼。他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人家画家是24小时都在画画的,而我的时间很少很少。我要用我很少的时间去赶上他们工作的量。’他就拼命地画。”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作品展示

1987年,杨福音进入湖南书画院研究院,成为一名专职画家。同一年,北京西郊宾馆东楼落成,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委托中国画研究院邀约全国著名书画名家吴作人、李可染、启功、张仃等参加宾馆布置工作,杨福音作为湖南唯一画家应邀作画;1990年,杨福音连环画作品《美鬓中书》获全国第四届连环画评奖美术作品创作三等奖,先后创作连环画及插图两千多幅。

“画到三更不为迟,四更过后正兴时,又是五更得佳作,蘸得余墨且题诗。”翻出这首小诗,杨福音说:“那是年轻时候写的一首诗,那是为了告诉大家,我在很刻苦地画画。”然后哈哈大笑。但是他的刻苦是有目共睹。1993年,杨福音调任广州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一位年轻的画家刚到广州画院,看到杨福音家里总是熄灯很晚,一打听是在画画。年轻画家也开始了晚上画画,甚至一个人暗地里比着来,要比杨福音睡得更晚。多年后,这位画家到家里拜访说起了这件事,杨福音才知道有这么一出。“至于到底是谁睡得晚,我也是不知道的。”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从展览年表可以看出,从1991年开始,一直到2006年,杨福音基本上保持着每年一次展览的频率,2007年以后每年展览增加到2-3次。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杨福音向来不参加联展,只会举办个展,而且每次基本上都是新作。在广州的日子,他几乎不参加所有的社交活动,过上了隐居的生活,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创作上。

杨福音好用农民自比:“我每天画画时脑子里没想那么多,就像一个农民背把锄头出工,每天习惯了。我不想继承,也不想创新,只想画画。我知道一切的哪怕是一丁点的新的想法都只能是在画画的时候产生。你不画画的时候所想的都是别人的,只有你画画的时候所想的才是自己的。要紧的是,你千万不要把此时所想的就到明天去试验。如此,你的笔下可能会出现新的景象。”

不画画的时间,杨福音大多用来阅读。他特别强调读书:“中国画的技巧掌握并不难,三五年就可以解决。关键是人的格有多高、心有多高。这需要大量积累、读大量的书。”他吟唐诗宋词,读历代画论,临石涛、八大,更善于以自己的心境去理解,去体会,继而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自然地融汇古今,自成一格。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2002年,杨福音从广州回到了长沙,毕业于广州美院的儿子杨雪来为他设计了“双来书屋”别墅,从此在此安定下来。2006年,他在烈士公园开设了杨福音艺术馆,免费对游客开放。十一年后,艺术馆因场地收回而关闭,杨福音又开始写写画画的简单生活:“以前要养家,要工作,最后剩下的时间只有2个小时。我要珍惜,不能浪费。而我现在考虑的是,是如何把时间浪费掉。”

杨福音以“早起”闻名。从广州画院开始,杨福音就起得很早,大概五点左右起床,收拾完了就开始画画,十点多就画完了,开始养花遛狗。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今年大年初二,长沙市文联副主席周永康来给杨福音拜年,九点多到了双来书屋,三幅作品已经创作完成、摆在案桌上了。春节期间,杨福音收到了一套纸,非常喜欢,画了一套美人图,还有多余,便写了一些字送给家人朋友,送给自己的是“上进”。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有随时记录的习惯,展览邀请函也不能“幸免”。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书桌上写满字的便签纸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便签纸上创作的小幅山水画

杨福音此次展出的作品中有一批用酒店便签纸创作的山水画。这样的便签纸,在他家里还有很多,有画,有些随笔,还有他创作的、尚未谱曲的歌词。“我在住酒店的时候就会找服务员要一些便签纸,在酒店时,想到什么就很方便的记录下来。带到家里也是,想要记一点,画一点,随手拿起来就可以。”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出版的散文集

年轻时候的杨福音多才多艺,尤其爱好文学,出版了好几本散文集,在十余家报刊上开过散文专栏。不过,他现在就只剩下画画、看书了。他穿着简单的老头衫,用着最简单的老人机,每天早上起来写写画画,下午睡个长午觉,晚上有时看书,有时会友。儿女们给他推荐的钱穆,他非常喜欢,买了钱穆全集,全家每人一套还不够,还单独买了一套用来展览。

“有时候,我想着离开这个房子,找个地方关起来写个小说,但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相比之下,画画仍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最好的放松就是画画。与其说这是一种愉快地劳动,不如说是愉快地享受。人生在世,如果他能懂得艺术,他会特别幸福。如果这个人能懂艺术,艺术又能让人衣食无忧,那几好啵!”

杨福音是继齐白石、黄永玉之后第三位入选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的湖南省籍画家,几十年坚守孤独寂寞,与尘世保持距离,执着于内心对艺术的纯粹追求,在中国画领域不断探索和实践。他提出独创的“反线”画法,不但继承了中国画的笔墨精神,同时开拓了中国绘画的新领域,对中国画的现代转型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从而诞生了一种新的中国画的美学风范。更可贵的是,他从来不曾将自己的艺术定型,出名后也没有坐享其成,而是不停创新、成长。同时,杨福音被视为一位“真正的当代文人画家”,南下广州数十年,一口乡音不改,坚持湖湘文化是他绘画及写作的根。在他的画里,有古代文人的风骨、气象和境界,又具有现代新鲜气息和审美精神。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在画室


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对话杨福音

雅昌艺术网:在中国画的创作上,您一直不断在创新。从反线描到丢掉毛毡,在这次新作中又以刀为笔。这种创新的动力由何而来?

杨福音:我想先谈一下我的人生观。

我是一个悲观的人生观。人生太短,总体来说还是悲观的。一个人无论有多大成绩,也只能走这么远的路。而在艺术这个行业,也许正是做出点成绩的时候,也差不多了。齐白石活了90多岁,艺术到了高峰,他人生的蜡烛也很快熄灭了。但是,人每一天都在过,不能想到人的一生都是悲哀的就哭哭啼啼,而是要积极的、特别快乐的、向上的过每一天。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就会做出点成绩。不要以为有点成绩就忘乎所以,因为整个人生是悲哀的;当做出点成绩得到赞扬时,要想到,那个时候也就离你不远了。但是想到这里,也不要悲哀,我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有意义的。人生就是这样很矛盾,一切艺术都是由此而产生。人生的悲欢离合,生死离别,快乐忧愁,不断纠缠你,提醒你。悲哀的时候,你要想着每天要过好;当你每天过得很好的时候,你也不要骄傲,要想着,人生就这么点时间。

近两年,在北京画院、梅溪湖步步高、湖南省博物馆都曾经展出过山水,朋友说我每次的作品都有变化。得到别人夸奖我很高兴,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变化。但是这次拿出来,我会觉得,这批作品跟以前有蛮大不同。为什么会让人觉得不同?就是跟他见过的古人的画相比,跟别人的画相比,跟我以前的作品相比,都有不同。有新东西出现让人的眼睛一亮,这就是创新。

说到创新,我是这样想的。不要总想着去创新。也许人家是那样:大家认为你这批作品有创新的味道,那我就会迎合,接下来就一直这样画。但是我不会。我是碰运气,是偶然,是巧合,是没有准备的。但是,我又天天都在准备。每天都在用热脸去贴老天的冷脸,那么天可怜见,有一天,老天会把个好处给你。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就是这把刮刀

我只是想把画画好,用刮刀也只是以刀代笔。油画刀是画西画用的,我也用了很多西画的方法,画面中也有很多西画的痕迹,但大家还是说我画的是中国画。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的心是中国的。我对中西文化没什么固执,我不喜欢用绳子把自己捆得很紧。我前两天开玩笑打比方,我摔了一跤要换一根骨头,是美国进口的。在美国某一间工厂生产的人造骨头,谁都不预想到,它会用到一个叫杨福音的画家身上,而且比我本身的还好。那我为什么要拒绝呢?世界上好的东西,都不要去拒绝他。

画画的人一辈子就是做两件事情。第一,要学好画画的办法,拜师、上学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老师会告诉你,画花怎么画,画石头怎么画。这些都是办法,学会之后,就会画出一张像样的画;第二要把学到的办法要丢掉,这都是绳索。当你把绳索抛掉以后,你画出的画就是自己的了。但人是不可能跟过去一刀两断。此次展出的作品中,墙上挂的大画是刮刀画的,展柜里展出的小幅作品又很传统。画了一张大画的时候,中间有休息,我可以去逗狗,可以去喂鱼,也可以去画一些小画。我虽然用刮刀画大画,但是不能忘记从哪里来,还要不断地从中吸取营养,就像不忘记自己的父母一样。

从传统到现代,是一条很自然的线,不要人为地说自己是创新的。这样得到的画,就会出现这样的状态:我既是传统的,又是创新的,既是国际的,又是中国的。这是一个很自由的创作状态,随手拈来都是好东西,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作品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作品

雅昌艺术网:您此次共展出作品130多幅,都是今年的新作。听说这都是您在年后四个月成的。您是如何保持这种高产的状态?

杨福音:我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从六点开始画,每天几幅,很快就画完了。天天做的都是这件事,做起来就驾轻就熟,不费力,而且这是让我快乐的事情。就连展览前言也是我自己写的,不费吹灰之力。那天我早上起来,突然想到要准备前言,于是就拿起毛笔,一个上午就写完了。

中国画本身就是高产,要将同样的题材反复地画,要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甚至万一挑一。中国画讲究三分才气,七分运气,这不是谦虚。比如,我上午画了三张画,觉得画得不错,就摆在桌上。等下午散步回来,或者扫了院子回来,突然还想画一张,然后一看,比上午那三张还好,那我就把上午那几张扯了。如果没有上午那三张,也就没有这一张了。这不是别人看出来的,自己在画画的时候感觉有偶得,自己能感觉那张画是好的,是有味的。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出都是山水画。

杨福音:因为中国绘画包括山水、人物和花鸟,其中山水画的技法是最丰富的。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中国美术史上总结的。花鸟画的技法是从山水画中移过来的,各种各样的技法都可以在山水画中找到。如果想要在中国画中做一些探索,那首选就是山水画了。我今年大半年都在画山水画,可能还会持续很久,兴趣来了也可能去画别的。朋友来看之后,说我完全是原创,古人没有,现在的人也没有。现在的原创很难,我可能就是碰上了。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书法作品

雅昌艺术网:您已是70多岁的高龄,还有这么高的创作生命力,非常难得。

杨福音:这也是很多人问过我的问题,为什么还有这么高的创作欲?我觉得,现在恰恰正是最好的时候,中国画的最好创作年龄就是这时候。齐白石如果70岁时去世,美术史上就没有他什么事了,80岁以后的时间成就了齐白石。中国画讲究大器晚成。你看北方初冬时节,那些经过打霜还能留在柿子树上的柿子,分外红。中国古话里有句是“高红争熟”,看哪个晚一点、再晚一点,霜打在那上面,风吹的时候果子也不会掉下来。那是最好的果子,最好看也最好吃。

雅昌艺术网:您现在正是处于那时候吗?

杨福音:如果有人这么认为,我会很高兴。但是我想要再晚一点看看。

雅昌艺术网:您从五岁学画到现在,画画已有72年了。在您的艺术之路上,有哪些因素对您影响深远?

杨福音:首先我相信血脉。祖宗血脉是有传承的。无论如何,在衰败的家族,你总能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他们家族的印迹。一个突然考上状元的家里,上溯总能找到根源。我五岁开始下决心想要当画家,这是很自然的。我的祖上是画画的,父亲也是画画的,家里画册很多,梵高的,莫奈的都有。我当时觉得全世界都是画画的。因为父亲画油画,我从小就知道油画是怎么回事。我小时候对美术就有一种崇拜的感觉,每次看到父亲画好了画之后抱着胳膊左看右看,感觉特别美。纳兰性德曾经讲过一句话,特定的环境养成特定的个性,特点的环境和特点的个性养成特定的作品。这种环境,无形之间影响了我。实际上,我父亲从没有教过我,他帮我找了老师。父母是不能教育小孩的。我的小孩也是自己想学画画,我帮他们找了老师。

再来,在社会上要有几个老先生带着。陈白一比我大很多,还有陈白一的长辈,我跟他们都很熟,耳濡目染。一个城市里,就是一个大家庭,都喜欢画画,一起去画画,非常有味。

大自然也起了很大作用。我画画不信邪,很多人我都看不上,因为大自然教了我什么是美。虽然我是个城里人,但是我很喜欢去乡里玩。我曾经写了很多散文,都是去乡里摸鱼、捉鸟,在泥里滚来滚去,那些大自然中的动植物我多认识,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我读小学时,每天要经过一大片田地,田里有很多白鹭鸶。有一次上学路上,我顺手抓了一只,搂住它的脖子,塞在衣服里。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放了出来,鹭鸶就在教室里飞来飞去,引起一阵小骚乱。老师知道是我做的,但是并没有过多批评我。这样的故事很多。现在想起来,那种跟自然的亲近,无忧无虑,特别美。艺术就是需要这个。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杨福音作品图

雅昌艺术网: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杨福音:没打算,一打算就拐场(长沙话),就会搞砸,就会出问题。

艺术是件什么事情,它为什么奇妙无穷?就好比一根笋子,你要一层一层地剥,剥一层,剥两层,剥三层,到最后可以吃的部分才会出来。艺术也是一样。艺术很神秘,核心就在那里,需要剥一层剥一层去接近,但是永远接近不了。不像笋子的芯就在那里,艺术的芯是永远接近不了的。历朝历代那些优秀的文学家、艺术家看上去已经很接近了,但是等这个朝代一过,下一个朝代又出一批大家,就会发现,又隔远了。

上帝在创造艺术的时候,永远在引诱你,在逗你,他在做一个游戏。他会向你招手:你过来,你过来,这里有无穷的宝藏。可是看似接近,又隔远了;看似远了,其实是接近了。不断靠近,不断离开,纠缠不清。而这种纠缠是永远的。这也是艺术的魅力所在。这样模糊的东西,怎么能定计划嗯?只能听天由命。老天爷关注你,可怜你,那么可能陡然间会把好处给你。上午画了一张画,觉得很好,感觉靠得很近;但是下午画了一张没画好,不满意,就又离得远了。但是这是很有味的事情,让人欲罢不能。

雅昌艺术网:您怎么评价自己?

杨福音:我懂得什么是中国画,我也能画成一张很好的中国画。好多的名家看起来很懂,价格也很高,实际上都不懂。古代也是这样的,当时也有很多名家。这人啊,跪着看人是看不清楚的,只有站着,用平等的身份去看,才能看清楚。再过个几十年,如果后人说起我来,说我是一个真正画画的人,是个内行,这就是对我最高的表扬了。

雅昌艺术网:谢谢!


2019杨福音山水新作观摩展相关信息:

展览时间:2019-06-15 - 2019-07-05

展览机构: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开放时间:每天9:30——16:30(周一闭馆)

展览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江北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本展更多作品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雅昌艺术网):艺术人物 | 杨福音:中国画的“内行人”

本页关键字:#艺术#术人#人物#物杨#杨福#福音#音中#中国#国画#画的#的内#内行#行人###

赞 (0) 打赏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门推荐

    加载中…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